你的位置:首页 > 

2020-01-21

独家报道:  保罗低声道:“容易出事,我们应该在完全不会惊动里面人的前提下进入。”  杰特罗来了,他跟着杨逸快步走上了二楼,来到了阿尔谢尼的书房,一进门,他就对着布莱恩摆手道:“好了,先把枪放下来。”  圆片不是窃听器,是信号放大器,因为窃听器的信号小的传不出这个房子,但有了放大器就可以。  “你看着他,我去让人开门。”  让被控制住的保镖开启了大门,杨逸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再次安放了一个窃听器。  一个保镖正在拉动冲锋枪上的保险,保罗用英语大吼道:“别动!谁动打死谁!”  布莱恩放下了枪,然后杰特罗对着阿尔谢尼道:“很抱歉采用这种方式和你见面,但你拒绝了和我会面,所以我只能采用这种办法了,我真的无意冒犯,抱歉。”  那是一间书房里,一个头发半秃,带着个眼镜的中年男人一脸惊愕的站在了书桌后面,杨逸用枪指着那个中年人的头,沉声道:“别动,动就打死你!”  杨逸趴在了墙头上,伸手拉住了张勇的手,再用力一拉,张勇就跟着爬上了墙头。  一个捂着额头的保镖抬头看了杨逸一眼,随即再次低下了头,他的额头刚才被张勇砸中了,现在还在流着血,而张勇的手里则是拿着一个手榴弹抛起再接住,抛起来再接住,刚才他就是用手榴弹砸了那个保镖。  杨逸蹑手蹑脚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走进了阿尔谢尼的卧室,再次安放了一个窃听器后,快步走下了楼梯。  杰特罗和阿尔谢尼谈了什么杨逸现在不知道,但他一会儿就知道了。  在摄像头拍摄不到的角落观察了一下,杨逸低声道:“有摄像头,有红外线门禁,强行开门和翻墙都会触发安保系统被里面的人知道。”  杨逸蹑手蹑脚的不发出任何声音,走进了阿尔谢尼的卧室,再次安放了一个窃听器后,快步走下了楼梯。  那是一间书房里,一个头发半秃,带着个眼镜的中年男人一脸惊愕的站在了书桌后面,杨逸用枪指着那个中年人的头,沉声道:“别动,动就打死你!”  再看布莱恩和保罗,他们两个的动作和杨逸几乎一模一样。  张勇小声问了一句后,随即笑了起来,道:“算了,有钱没钱都上吧,只当活动一下筋骨。”  张勇和保罗先跳下了墙头,而杨逸和布莱恩跟着翻身下墙,就在这时,两个人也从亮着灯的大门里举枪冲了出来。

独家报道:  张勇笑了起来,道:“那还骗什么骗,直接翻墙进去就是冲,能不用枪就不用,没办法了就开枪,省事儿,快。”  二楼有几个房间的门都开着,只有一间房门是关着的,杨逸冲过去猛然打开了房门,然后厉声道:“别动!”  张勇摇头道:“不好搞,真的不好搞,不能伤人就像是被绑住了手脚,麻烦。”第435章 窃听器  二楼有几个房间的门都开着,只有一间房门是关着的,杨逸冲过去猛然打开了房门,然后厉声道:“别动!”  圆片不是窃听器,是信号放大器,因为窃听器的信号小的传不出这个房子,但有了放大器就可以。  二楼有几个房间的门都开着,只有一间房门是关着的,杨逸冲过去猛然打开了房门,然后厉声道:“别动!”  杨逸在阿尔谢尼的身后迅速将一个大米粒大小的窃听器装在了办公桌的下面,而那个窃听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坨鼻屎……  张勇和保罗先跳下了墙头,而杨逸和布莱恩跟着翻身下墙,就在这时,两个人也从亮着灯的大门里举枪冲了出来。  在杰特罗哪里详细问清楚了房子里面的构造,以及保镖的分布位置后,杨逸他们四个人快步走到了一栋有着院墙的两层小楼外面,铁门是紧闭的,而且铁门上的门锁显示着这栋房子里是有安保系统的。  说完后,布莱恩朝着保罗把头一偏,两个人随即走了出去。  布莱恩低声道:“我和保罗随便上,至于你们,看你们两个的本事了。”  这保镖的水平不行,最多算的上是个护院,杨逸和布莱恩冲过了一楼大厅,举着手枪迅速的沿楼梯跑了上去。  张勇笑了起来,道:“那还骗什么骗,直接翻墙进去就是冲,能不用枪就不用,没办法了就开枪,省事儿,快。”  圆片不是窃听器,是信号放大器,因为窃听器的信号小的传不出这个房子,但有了放大器就可以。  身为间谍,要是不随身带几个窃听器简直就是侮辱这个职业。  让被控制住的保镖开启了大门,杨逸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再次安放了一个窃听器。

独家报道:  在摄像头拍摄不到的角落观察了一下,杨逸低声道:“有摄像头,有红外线门禁,强行开门和翻墙都会触发安保系统被里面的人知道。”  阿尔谢尼满脸的惊恐,伸手指了指地面,小声道:“下面的人可以控制大门。”  杨逸低声道:“不能硬上就只能智取,把里面的人骗出来,然后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冲进去控制住所有的人。”  张勇笑了起来,道:“那还骗什么骗,直接翻墙进去就是冲,能不用枪就不用,没办法了就开枪,省事儿,快。”  杨逸在对讲机里低声道:“老板,可以进来了,我们已经控制了局势,其他人,注意外面的动静,有什么异常随时通报,大家小心些。”  杨逸站在了阿尔谢尼的身后,然后他对着布莱恩使了个眼色,布莱恩快步走到了阿尔谢尼身前,一把扯住了他的脖领子,厉声道:“别动!”  张勇摇头道:“不好搞,真的不好搞,不能伤人就像是被绑住了手脚,麻烦。”  张勇轻笑道:“这老头就是倔,来吧,我托你拉,给他们监视监视,上!”  对着布莱恩说了一声后,走出了屋子,并在外面关上了房门,然后他快速扫视了一眼,随即蹲下来,把一个纽扣大小的圆片塞进了走廊装饰条的缝隙里。  一个保镖正在拉动冲锋枪上的保险,保罗用英语大吼道:“别动!谁动打死谁!”  说完后,杰特罗对着布莱恩道:“请在下面等我一会儿,我很快就好,谢谢。”  保罗低声道:“容易出事,我们应该在完全不会惊动里面人的前提下进入。”  对着布莱恩说了一声后,走出了屋子,并在外面关上了房门,然后他快速扫视了一眼,随即蹲下来,把一个纽扣大小的圆片塞进了走廊装饰条的缝隙里。  让被控制住的保镖开启了大门,杨逸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再次安放了一个窃听器。  布莱恩低声道:“我和保罗随便上,至于你们,看你们两个的本事了。”  杨逸在阿尔谢尼的身后迅速将一个大米粒大小的窃听器装在了办公桌的下面,而那个窃听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坨鼻屎……  说完后,杨逸看向了阿尔谢尼,厉声道:“开开大门!”  圆片不是窃听器,是信号放大器,因为窃听器的信号小的传不出这个房子,但有了放大器就可以。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